中国贪官平均潜伏期3,西方国家已经病入膏肓

摘要: 网上有句流行语:“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它可能是鸟人。”此话正符合伪装贪官。近日,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落马,其贪腐3000多万元的数额、6000万元的受贿目标、以及长达20年的贪腐时间,令人惊讶,叶树养何以长腐不倒?当地的监中国贪官平均潜伏期3-8年 网上有句流行语:“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它可能是鸟人。”此话正符合伪装贪官。近日,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落马,其贪腐3000多万元的数额、6000万元的受贿目标、以及长达20年的贪腐时间,令人惊讶,叶树养何以长腐不倒?当地的监督机构怎么了?一系列的问题随之而来。“贪官潜伏”也一时成为流行语。  贪官潜伏期变长  像叶树养这样长期潜伏的贪官,并非孤例。  河南省水利厅原厅长张海钦,利用其曾任河南省商丘市委副书记、周口市市长、省水利厅厅长等职务,先后400余次非法收受贿赂人民币633.8万元、美元9.8万元。另有来源不明的人民币572万余元、美元7万余元。其贪腐时间近14年。  江苏省盐城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祁崇岳,表面上一日三餐常常是稀饭馒头,长年穿着一身灰色布衣,家里的家电价值不超过两万元。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然而事实截然相反,从查实的1988年第一笔受贿算起,直到案发的1999年的最后一笔,他的犯罪次数多达250余起,涉案金额高达300多万元。其贪腐时间长达11年。  以上案例比较极端,从近年来媒体公开曝光的情况来看,贪腐期长达七八年已较常见,一些贪官潜伏期越来越长已成不争事实。  何为贪官潜伏期?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过勇认为,贪官潜伏期指的是一个腐败官员从开始进行腐败行为到腐败行为被发现期间的时间跨度。  腐败潜伏期是衡量官员腐败程度的一项尺度,不可不察。过勇根据对公开报道的落马官员的抽查分析,得出了一个大致的结论:在中国经济改革和转轨过程中,腐败潜伏期在逐渐增加。从1978年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贪官的潜伏期平均在2至3年,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新世纪前期,腐败潜伏期大幅度攀升,平均达到了5至6年。  这个数据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四川省纪委一名从事了20年办案工作的专家表示,根据这么多年来的亲身办案经历,确实感觉潜伏期变长,近几年来腐败官员一般潜伏时间在3到8年之间。法制日报也报道过一个数据:近年被调查的省部级干部犯罪案件中,平均潜伏期为6.31年,最长的达14年。  能够看出潜伏年限的贪官,是已落马的贪官,至今仍在潜伏的,便难以得出其潜伏年限。  潜伏愈久危害愈甚  贪官潜伏期越长,危害越大。首当其冲的危害便是敛财不止,越潜越贪,越贪越多,致使国家人民财产大大受损。  现在曝光的大案要案,动辄千万上亿。叶树养涉案3000多万元,张海钦涉案1200多万元,更有陈同海涉案近2亿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贪官均是多年多次贪腐。四川省纪委的那位办案专家指出,为什么现在不少官员曝出的贪腐金额特别大?一方面是社会发展、财富基数变大,另一方面是因为贪官日积月累潜伏长了,新账老账一起算,贪腐金额往往很大。  贪官潜伏,问题未曾暴露,还造成“边腐边升”、“越腐越升”的恶劣局面,而其官位越高,危害越大。  叶树养贪腐20年,不仅没有被查出问题,反而平步青云,升迁至韶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甚至还当上了“惩防腐败体系建设考核工作组”组长。  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在1991年至2006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41万余元。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平步青云的仕途,直至当上安徽省副省长1年后,才因一些群众的不懈举报而案发。  由于潜伏期越来越长,贪官可以非常从容地处理贪得的财物。不少潜伏贪官为自己做好了暴露后的准备——将赃款转移海外。  如福建省原工商局局长周金伙涉案金额高达亿元,2006年6月案发后他逃往境外。中国银行黑龙江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他把大量的资金转移到境外多个私人账户上去;黑龙江省石油公司原总经理刘佐卿,非法向国外转移资金达1亿元之多,然后携带一家8口逃到国外……  一系列潜伏贪官潜逃,致使国家财产严重流失,造成巨大损失。目前能找到的2001年公布的一个数据显示,“中国贪官还有4000余人携50多亿元潜逃在外”,许多媒体估计现在的情况已远远超出这个数额,问题更加严重。  贪官潜伏还使反腐斗争更加艰巨。潜伏越久,越早之前的贪腐行为将越难被人察觉,同时贪官有充裕的时间来销匿证据、掩盖贪腐行径。这对日后的侦查取证都带来很大难度。  贪官狡诈并非不露痕迹  贪官能长期潜伏,既有主观的伪装技巧和腐败隐蔽的原因,也有客观原因。而一些贪官的伪装术的确麻痹了民众和监督机关。  福建省连江县原县委书记黄金高就是个中高手。2004年,他在人民网发表的文章《防弹衣为何穿了6年》引起轰动。文中他说自己在反腐中顶着无数压力, “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查处腐败”,以至于不得不6年穿着防弹衣抵御随时可能的袭击,被称为“穿着防弹衣的反腐英雄”……然而时隔不久,黄金高就被查出在 1993年至2004年担任各种领导期间,受贿合计人民币500多万元。黄金高着实忽悠了广大民众一把。  而四川省原交通厅厅长刘中山多次把前来行贿者轰出大门,一时传为佳话。但他与副厅长等三人合谋,仅一项就贪腐1000万元。此外还有被称为“大侠”的“慈善贪官”穆新成,曾经的“打黑英雄”文强,“明星市长”许宗衡等,他们都曾身披光环,是许多人印象中的好官能吏。  网上有句流行语:“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它可能是鸟人。”此话正符合伪装贪官。  不论贪官如何狡猾地潜伏,雪上鸿泥,雁过留痕,既是贪官,就其表象特征,必有种种贪迹可循。  贪官奢侈、挥霍无度。1998年,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一身名牌被香港媒体质疑,记者粗略一算,少说也得几万港元,而当时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收入是多少?事实证明,那位记者的猜测是有根据的,慕绥新被查出受贿661万元。去年被广泛关注的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原局长周久耕戴几万元的名表,抽上百元一包的香烟,明显与身份收入不符,被网友揭露后,相关部门迅速查出了其受贿100万元的犯罪事实。  作风腐化,生活糜烂。作风不正、私生活混乱当然也是潜伏者难以遮掩的特征。曾有专家统计出,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重庆市委原宣传部部长张宗海长期在五星级饭店包房,带女性去过夜,还公开其选择情妇的三大标准:大学生,漂亮,未婚。湖北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被“两规”后,供述了自己曾同107名女性发生过不正当性关系。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被“两规”后,被曝不仅包养情妇,还涉及港澳黑社会问题。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一些落马贪官的贪腐行为并非密不透风,其防线也不是天衣无缝,从大量的举报信上可见一斑。如河北省原省委书记程维高屡遭举报,在当地名声很坏,甚至中央有关部门也获悉了,他不但未被查处,反而使举报者蒙冤入狱8年;叶树养贪腐20年也是举报不断……  潜伏贪官缘何难倒,相关部门值得警醒。

摘要: 核心提示:统计发现,全国28个省份共有29名女副省长。在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她们中间有5名全国人大代表、6名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共商国是。在这个特殊群体中,她们很多人经历了时代的历练,有13人未满18岁就走向社会。29名女29名女副省长成长轨迹:13人未成年就工作(图) 核心提示:统计发现,全国28个省份共有29名女副省长。在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她们中间有5名全国人大代表、6名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共商国是。在这个特殊群体中,她们很多人经历了时代的历练,有13人未满18岁就走向社会。29名女副省长中,党外人士占8人,中共党员有21人;今年全国两会中也不乏她们的身影,6人为全国政协委员。29名女副省长中,26人都是从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没有与异地交流经历,占总数的90%。3月9日报道 3月8日,时值三八国际妇女节,自两会开幕以来,女性一直活跃在会场内外,不论是代表、委员、记者还是工作人员,都用她们的美丽与知性为两会增添着一抹抹亮色。当女性的柔美和细腻融入政治,我们总能从威严的官场中品读出一道亮丽的风景。在第100个“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记者走访了在京出席全国两会的女副省长(女副市长),请她们讲述为官做人的心得体会,走进她们繁忙而多彩的生活。昨日是第100个“三八”妇女节,我国妇女参与民主政治日益活跃,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陈至立日前透露,全国公务员中女性比例达到40% 以上。记者统计发现,全国31个省份没有正职女省长,其中28个省份共有29名女副省长(副市长、副主席),吉林、贵州、青海没有女副省长。在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她们中间有5名全国人大代表、6名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共商国是。在这个特殊群体中,她们很多人经历了时代的历练,有13人未满18岁就走向社会,她们大多是在本土成长起来的官员,有8人拥有高学历,她们虽然步入政坛较晚,但升迁速度快。女副省长60后7人,党外人士8人今年1月,我国当时的“惟一女省长”――青海省长宋秀岩调往全国妇联任党组书记、副主席,目前,我国没有正职女省长。在我国31个省份中,除吉林、贵州和青海三省份外,其他28省都有女副省长(副市长、副主席),其中,甘肃省是我国惟一有2名女副省长的省份(张晓兰和咸辉),其他27个省份各有一名。在29名女副省长中,平均年龄为52岁,55岁以上的有8人,占28%,年纪最大的是河北副省长孙士彬和河南副省长孔玉芳,均为58岁;60后有7人,占24%;最年轻的是江西副省长谢茹,今年42岁,其次为北京市副市长程红、甘肃省副省长张晓兰,均为44岁。29名女副省长中,党外人士占8人,中共党员有21人;今年全国两会中也不乏她们的身影,6人为全国政协委员。此外,29名女副省长中有5人是中央候补委员。成长经历13人未成年就开始工作29 名女副省长中,平均开始工作的年龄是18岁。河北省副省长孙士彬,在14岁时就开始当一名乡村医生;此外,还有12人在未满18岁时就工作,有的被下放农村当知青、有的当工人等。在20岁以后参加工作有7名,其中,江西省副省长谢茹、北京市副市长程红、湖南省副省长甘霖、陕西省副省长朱静芝等6人念完大学直接走上工作岗位,工作起点较高,有的任职于本省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和大学等。高知女性8名博士,9人曾在高校工作29 名都为高知女性,都是本科以上学历,22人拥有研究生以上学历,有8人是博士,如:程红是经济学博士,张俊芳是理学博士,布小林是法学博士,赵雯为管理学博士,谢茹为经济学博士,王随莲、甘霖、靳诺都有博士头衔。教授有4人:程红,张俊芳,赵雯,甘霖;赵雯和甘霖是博士生导师。有9人曾在高校工作,随后步入政坛。升迁快谢茹8年从副县到副省29名女副省长进入政坛的平均年龄为28岁,相对进入政坛较晚,初现职的平均年龄为48岁。也就是说,她们从18岁开始工作,10年后进入政坛,20年后当上副省长。“女性”“高知”“党外人士”都成了官场上“升迁快”关键因素,她们当中很多人都具备这些因素,“升迁快”成了这些女副省长的成长经历中一个共同的特点。如我国目前最年轻的女副省长谢茹在8年的时间里,完成了由副县长到副省长的飞跃;符跃兰从基层起步,从公社干事到县长用了27年,而从县长到副省长只用了8 年。29名女副省长中,26人都是从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没有与异地交流经历,占总数的90%。

摘要: 编者按:这是《福布斯》专栏作家,历史学家兼作家Paul Johnson的一篇文章。文中弥散着一种对西方现状的忧伤,对西方国家领导人的集体无能和昔日社会精英阶层的堕落的失望。本文是原文编译,不代表本网观点。本文作者,历史学家,作家Paul Johnson债务的巨石压得世美媒:西方国家已经病入膏肓编者按:这是《福布斯》专栏作家,历史学家兼作家Paul Johnson的一篇文章。文中弥散着一种对西方现状的忧伤,对西方国家领导人的集体无能和昔日社会精英阶层的堕落的失望。本文是原文编译,不代表本网观点。本文作者,历史学家,作家Paul Johnson债务的巨石压得世界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是这还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历史也一再地证明了,一旦信心恢复,人们开始投入意志与决心工作,债务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但是要想让上述的历史再次重演,我们必须对领导我们的人怀有信任之心。但是,信任却正在逐步缺失。我们不信任我们选举出来的领导,也不信任构成社会上层梯队的企业精英——而我们的这种不信任也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在现代历史中,这种信任缺失从没有象现在这般深重、全球化而且蔓延广泛。在最高领导人层面,我们看到了一帮漏洞百出的平庸之辈,令人沮丧。——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引用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的话说:“一个久经事故的辞令之士,天生就喜欢滔滔不绝,讲个不停。”他要是能够少说些,多想些就好了。——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一个意志坚定的,好心的主妇。——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奇(nicolas sarkozy) 。事事都聪明,就是真到重要的事情,就不聪明了。——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一个机械的政治家,现在看来他机器显然是要坏掉了。——意大利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这个男人的滑稽行为要是在正常的繁荣时期的话,可能博得我们一笑。领导层的失败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而让问题更加严重的事实是,没有一个中央银行的主席是受到喜爱,取得信任的。中心阶层信任不保:更具破坏性的事实是,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于曾经在社会核心地位形成完整堡垒的这些人,都统统失去了公众的信任。在英国,半个多世纪以前,有三类职业的人会鼓舞激励普通大众:银行家,科学家和政治家。银行家:精英的贪婪化在地方层面上,过去在商业繁荣主道上经营银行的人非常受欢迎,也受到了广泛的信任,大凡有稍微重要的事物召开委员会,就会召集他们参加。在伦敦市,高层人士自己形成了一个管理调解机构,迅速而严厉的处理对待任何缺乏完整性最高标准的人。今天,“银行家”这个词一说出就带着轻蔑的意味。地方经理人根本就是不受重视的无名之辈。伦敦市的大资本家则一个个形象可疑。银行家一词有很多联想意义,比如无节制的贪婪、鲁莽行事、以及专业上的无能。没有哪群人比银行家失去了更多的公众尊重。 科学家:从先知到骗子现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科学家的身上。自从汉弗里•戴维(Humphry Davy)和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时代以来,在英国科学家意志受到大家的极度尊重。开尔文(lord kelvin)和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Sir Alexander Fleming‎)一直被奉为是圣人。诺贝尔奖获得者受到了极大的尊崇,人们就把他们看作是古代以色列的先知。现在,随着人为造成的全球变暖的理论揭开,科学家们突然之间,具有讽刺意味的被看成是错误百出的,说谎成性的,自私自利的人,偷偷摸摸的想要隐藏自身的失误,想要隐藏事实真相,不让公众知道。那种以追求真理为最高目标的科学家的形象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半宗教狂热分子的形象,一心就想不计任何代价证明自己是对的。科学成为了战争竞争的工具,而第一个伤亡的受害者就是真理。政治家:集体的堕落但是,科学的败落还远不及政治家自我堕落的影响。曾经一度,很多民众都以和议会的成员握手而感到骄傲。今天,姓名后面MP的缩写(英下院议员)就是羞耻的标签。在欧盟内部,官僚作风从布鲁塞尔一直席卷到斯特拉斯堡,受之影响,英国现在拥有的是历史上最堕落的议会。几乎一半的议会议员曾因为费用开支的问题而被指控,这激起了公众的厌恶和轻视。三名议员由于盗窃法案受到起诉,而且公众一致认为还有更多的议员应该受到同样的起诉。上议员也好不到哪去:虽然只有一位上议员受到了起诉,数十名其他上议员都在欺骗公众。这并不足为奇,因为很多人就是通过捐献给党派大笔的资金才买到了议员的席位。公众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整个系统在堕落,需要采取大动作了,就像在1653年,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所做的那样,在千钧一发之际,解决了腐败的“长期议会(Long Parliament)”。实际上,在今天的西方,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就是,唯一社会仍在尊敬的人群可能就是军队了。很明显,信贷危机等等都还只是表象,西方国家的真正病症还更加深层。而纠正这样的根源问题,又岂是简单的事情?(编译:清韵)

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必发365最新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贪官平均潜伏期3,西方国家已经病入膏肓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